红运省快三走势图 > 其他小說 > 日本戰國走一遭 > 正文 9.羽柴秀吉不愿為
    “我道來的是誰?”信長高踞馬上,直視著小平太。

    “原來是東國無雙智將,古今忠義第一的藤原彈正!”

    “殿下?!斃∑教駒諑繁?,向織田信長恭敬的低頭行禮。

    “請藤原彈正入營休息!”回頭吩咐了一句森長可,信長拍馬就走,根本不給小平太再開口的機會,只留下一道煙塵。

    小平太哪里聽不出信長話音中的某種情緒,但是既然已經來了睿山,小平太就算是硬著頭皮,也要找時間和信長談一談。

    入了信長的大營,小平太立馬就準備去尋各位尾張的故舊。包括柴田勝家、丹羽長秀、羽柴秀吉、森可成、佐久間信盛、明智光秀在內,哪一位和小平太不是相交故舊。

    但是最親的肯定是羽柴秀長,秀長真就是和小平太一起在微末的時候就相交莫逆的好朋友。現在他在秀吉手下,雖然不一定有什么權勢,但是秀長乃是織田家公認的老好人,在織田家中下層家臣中人緣極好。

    這也是歷史上羽柴秀長早于秀吉去世之后,諸將感嘆不已的重要原因之一。彼時尾張美濃諸將大多都已經成長為一方諸侯,如果秀長還在世,不僅血緣上乃是豐臣氏一門筆頭,在威望和人緣上也絕對是首屈一指的中介調和者。

    現在以小平太來看,羽柴秀吉不一定樂意違逆信長的意思,但是秀長作為他最信重的弟弟,在他心目中的地位甚至還高于羽柴氏將來的筆頭家老蜂須賀正勝。說動他,就等于說動了半個羽柴秀吉。

    至于其他的家臣,其實大多心下也對信長要燒討比叡山心懷不滿,但是看了佐久間信盛勸諫之后的樣子,現在估計也不敢多說。沒有一個有分量的人帶頭,怕是就如此了。

    延歷寺山門廣大,眼前帶路的年輕侍從小平太也并不認識,信長這人葷素不忌,旱道也一樣喜歡,說白了就是看顏值的。所以濃尾兩國武家子弟里年輕乖巧,聰明伶俐的男孩,往往會選拔入御小姓和御側近中,并不稀奇。

    信長的本陣在一間寺院中,院中的僧眾自然是已經被驅趕,或者聽著信長氣勢洶洶殺過來的消息,已經跑進山上躲避。反正此刻整間寺院已經變成了軍營,人聲馬嘶,一片喧囂。

    找了一圈,吩咐本多忠勝把行禮找地方放下,小平太帶著他和榊原康政往羽柴氏的備隊尋去。終究是尾張的部隊,親疏有別,靠信長的本陣很近。

    “這不是藤原彈正嘛!”正走著,一個人在道邊喊了一聲。

    “恩?是彌兵衛啊?!斃∑教降諄褂行┯∠?。

    秀吉的妻弟淺野長政,信長的持弓眾,當年的寧寧幼兒園的小大哥,和小平太有一個砂糖饅頭的緣分。

    “下馬殿下不是在堺嗎?怎么彈正會來睿山?”淺野長政確認是小平太之后,走了過來。

    “自然是為了這睿山,小一郎在陣中嗎?”有個熟人自然方便,小平太索性讓他帶路。

    “小一郎嗎?在墨股留守,并不在陣中,義兄到是就在營中,我才見過?!?br />
    羽柴秀長不在!

    “行吧,先去見藤吉郎!”

    幾人去了營中,這下真就是滿地的熟人了,幫助秀吉籌劃營地支應糧草的自然是歷史上號稱天下兩兵衛之一的竹中重治,這位作為秀吉的與力,也算是鞍前馬后了。

    其他的蜂須賀正勝、山內一豐、中村一氏、堀尾吉晴都是見過面的,自然無一不是出聲問好,紛紛迎上來。

    “是小平太??!快來快來!”羽柴秀吉聽著聲就走了出來。

    他這座營地應該是某件寺院的下院,沒有什么宏偉的僧堂,建筑也不多,但是勝在形勢好,便于防守,加上手下不少,支應的不錯。

    “藤吉郎,不對,應該是筑前守!哈哈哈哈哈哈……”十幾年的交情,和羽柴兄弟說話倒也不用顧及。

    “都是主公賞賜,這么叫生分了?!?br />
    兩個人走進屋內,屋中的雜物都清理了出去,只有些桌椅,還有張手繪的簡陋睿山地勢圖。秀吉也不拿腔作勢,讓小平太隨意坐。

    “你來肯定是下馬殿下希望主公與睿山談和吧?如果是為了這個,我不妨和你直說,我也無能為力。現在主公正在氣頭上,連右衛門尉都被斥退,我是不敢開口的?!?br />
    邊說邊給小平太倒了碗水,秀吉又自己給自己也倒了一碗,語氣到是誠懇,猜測的也完全不錯。

    “你應該知道睿山乃是鎮護國家的道場,一旦對睿山發動燒討,便將成為佛敵,與千萬人立成仇讎!”這個回答不出小平太所料,羽柴秀吉不是那種會直言強諫的人,但是他的明智應該也是有目共睹的,不可能看不出將來那種巨大的惡果。

    “我怎么不知道,可是主公從來不將什么神佛視作權威,你應該也能體會,天下布武,霸道為先!”

    “其余諸將難道無人再勸?”

    “坂本的明智様似乎還想求見主公,但是主公下令讓他去詢問大樹脫離御所,巡幸槙島的緣故,現下已經離開睿山了?!?br />
    “那睿山傳來的消息是?”

    “主公已經三次警告山門,要求疏散,但是一直無有回應,山法師們則已經在各緊要處設下陣勢,準備抗爭?!?br />
    “難道真的無可避免?岐阜殿下連官家天子的講和都不愿意接受嗎?”

    “菊亭様來過一次,你的伯父姊小路様也來過,前關白一條様也派人來過,但是殿下要求睿山先交出所有朝倉及淺井氏之敗兵再談?!?br />
    “睿山不愿意交出那些敗兵?”

    “不是和你說了嘛,毫無回應,完全不理!”羽柴秀吉長嘆了一聲,搖了搖頭。

    “其實大殿并非一定要燒討山門,一來是大殿上洛之后對各山門嚴厲檢地,睿山心懷不滿。二來是小谷殿叛亂,大殿一時無法處置小谷殿,心中怒火正盛,正好逢上一個不識時務的!”

    兩人循聲望去,竹中半兵衛重治正站在門口。( 日本戰國走一遭 //www.emczdn.com.cn/10_10468/ 移動版閱讀m.www.emczdn.com.c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