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藏又折騰兩天,電視和智能音響都擺弄得沒意思了。

    最后思來想去,端著妖王的架子同意初箏說的。

    這要是在妖界,他可以任性地說‘不管你用什么辦法,我只需要見到東西’這種話。

    可問題是他不在妖界。

    他遇見的這個人類,也……

    一言難盡。

    不就是干活嗎?

    他還能被一個人類看不起?!

    妖王做什么都是最棒的!最棒的!

    初箏讓他從洗碗開始。

    司藏吃晚飯,噼里啪啦地將碗筷收進廚房,還沒洗,初箏就聽見碗碎的聲音。

    初箏倚在門邊:“打碎了扣工資?!?br />
    還沒來得及藏‘尸體’的司藏暴躁地想摔碗。

    初箏語調平緩地提醒:“扣工資?!?br />
    司藏:“……”

    司藏沉著臉將初箏趕出去。

    “王,這個好像不用……”荼鯪獸的蹲在灶臺上,話還沒說完,司藏已經倒了不少洗潔精下去。

    “閉嘴!本王不知道嗎?”他看見初箏倒了這個的??!

    “……”

    荼鯪獸看著司藏越洗越多的泡泡,轉身跳下去,離開廚房,以免一會兒被殃及。

    廚房里不時傳來稀里嘩啦的碎裂聲。

    初箏扶額,幸好司藏自己的是銀的,打不碎。

    看來她得給自己也換一份銀的……

    一個小時后,司藏從廚房出來,身上沾了不少泡泡,看上去有些狼狽。

    不過長得好看的人,再狼狽也不難看。

    初箏看了眼,除了他自己用的,其余的幸存不多……

    “這是意外……”司藏干巴巴地解釋。

    誰知道那玩意兒那么滑。

    “看在你第一次的份上,今天不扣你錢?!背躞蒞呀裉斕墓ぷ實莞靜?。

    “……”

    誰能想到,堂堂的妖王,有一天會淪落到此。

    “手機多少錢?”

    “你想要哪個?”

    司藏哪里懂什么手機牌子:“和你手機那個一樣的?!?br />
    “一萬?!?br />
    “……”對錢沒什么概念的妖王茫然無措。

    “像這樣的,要一百張?!背躞葜缸潘擲锏墓ぷ?。

    “……”

    一百張?

    司藏冷著一張臉走開了。

    【小姐姐,你摳門不摳門?】王者號覺得它家小姐姐太喪心病狂。

    我們缺錢嗎?

    我們有的是錢??!

    初箏高深不已:“你不懂?!?br />
    好人卡是妖王,習慣衣來伸手飯來張口,呼風喚雨,人人都得順著他。

    但現在陌生的環境,一切都是他沒見過的……好騙得很??!

    【……】人渣!禽獸!

    初箏屏蔽掉王者號。

    -

    司藏干了兩天活,只覺得賺錢好難,想回妖界。

    荼鯪獸也深有同感:“王,我們不如去找那守護者,看看有沒有辦法回去?”

    司藏:“你知道他在哪里嗎?”

    荼鯪獸:“……”

    一人一獸沉默地看著彼此。

    司藏突然抬手,一把將荼鯪獸按進沙發里。

    “王,王??!”荼鯪獸恐懼極了。

    司藏冷笑:“要不是你,我會在這里,我現在就弄死你?!?br />
    荼鯪獸:“……”

    您之前都沒想弄死我,怎么現在突然想起來了??!

    “救命……救命??!”荼鯪獸是真的感覺到司藏手中的力道,他真的想掐死自己。

    “司藏,你干什么!”初箏把荼鯪獸從司藏手里搶過來。

    荼鯪獸爪子抱住初箏,第一次發現這個人類這么好。

    王太可怕了!

    司藏冷冷的睨她一眼,淺紫色的瞳眸仿佛上好的寶石,此時卻透著一股子邪戾之氣。

    他坐在那兒,仿佛那就是修羅場,空氣仿佛都靜止下來。

    之前司藏雖然暴躁,但很少像這樣……陰沉沉的,壓得人喘不過氣。

    初箏剛想說話,司藏已經收斂那身氣勢,拿著??仄骰惶?。

    房間里的空氣再次流動起來,那股瘆人的壓力消失。

    “他怎么了?”初箏問荼鯪獸。

    “……”不知道啊。荼鯪獸弱弱的道:“這位王一直喜怒無常?!?br />
    剛才可能是這位想起,他為什么會淪落到此……

    初箏把荼鯪獸放開,荼鯪獸立即竄到窗臺上,和小樹苗待著。

    初箏坐到司藏身邊:“你這么想要手機?”

    “本王不想要了?!彼靜孛嫖薇砬櫚鼗蛔盤?,演的什么他壓根就沒看,就是換著玩兒。

    “你覺得我在整你?”我就是在整你呢!

    司藏冷笑。

    “你知道外面賺錢更難嗎?”在她這里,司藏不過是做一點小活,洗碗一百,拖地一百。

    這么舒服的活兒,哪兒去找?

    “你想輕松也行?!背躞萁?仄鞒樽?,關掉電視:“有個辦法,你愿意的話,明天你就可以有新手機?!?br />
    司藏眸子微瞇:“什么辦法?”

    初箏勾下手指,示意司藏湊過去。

    司藏略微遲疑,湊過去。

    初箏在他耳邊說了一句話,司藏臉色猛地一變,蹭的一下站起來:“本王就知道,你一直覬覦本王身體??!”

    初箏靠著沙發,雙手環胸,平靜地看著他:“這就是捷徑?!?br />
    什么都不付出,就能得到,哪有那么容易的事!

    司藏:“本王堂堂的妖王,豈能是你這個人類能覬覦的!你做夢!”

    司藏說完,徑直進了臥室,把初箏鎖在外面。

    初箏:“……”那是我房間。

    【小姐姐,你就不能走個正常路線嗎?】好好的取得好人卡信任不行嗎?不行嗎?!

    初箏:“我們有錢人不走尋常路?!?br />
    【……】有句臟話想要問候她。

    -

    司藏鎖上門,一屁股坐在床上……房間就這么大,他只能坐這里。

    司藏抬手摸下耳朵,剛才她和自己說話的時候,離那么近,此時耳朵上似乎都還帶著熱氣和濕潤。

    司藏蹭了蹭耳朵,煩躁地踹一腳旁邊的東西。

    就憑她也想……

    他現在是有多廉價,氣死他了!

    司藏氣了一陣,攤開手掌,人類世界為什么會限制他的妖力……

    他能感覺到,妖力還在,并且很充沛。

    他只是使用不出來。

    就好像有無形的鎖鏈,將他的力量牢牢鎖在身體里。

    司藏手掌緩緩握緊成拳。

    他得趕緊找到辦法離開這個世界,回妖界去。

    他受不了這里……

    也受不了那個人類??!

    越想越生氣,司藏又拿初箏的床撒氣。

    *

    床:我做錯了嗎?

    小仙女:因為你沒有月票,讓它們給你投投。

    床:……

    妙書屋( 快穿:男神,有點燃! //www.emczdn.com.cn/12_12191/ 移動版閱讀m.www.emczdn.com.c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