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景秀帶著鄭聞天來到了一處車間內,便看到上千名修士整齊地排成了一列列隊伍。

    他們盤坐在半空之中,大量被機械士兵開采并整理后的材料順著流水線送到他們的面前。

    接著這上千名修士便齊齊施展鬼神百煉,眼前的材料在道法的作用之下自動融合到了一起,混合著靈機化為了一塊塊刻滿了符文的太白精金。

    太白精金乃是最基礎的法寶材料,但是強度、韌性都是極高,只要再加工一下,便能夠成為九境法寶的主材。

    看著上千份太白精金這么頃刻間被制造出來,鄭聞天也是一陣心驚,關鍵他幾秒鐘后便又看到材料順著流水線送到那些修士面前,幾秒鐘后一千份太白精金又被完成了。

    “你們從哪里找來這么多修士的?”鄭聞天震驚道:“而且全都會左家的鬼神百煉,難道他們都是天庭煉器院的人?”

    景秀微微一笑,沒有回答,而是帶著鄭聞天繼續看了下去。

    便看到一批一批地太白精金順著裝配線騰空而起,他們表面全都是元磁地煞符文,能夠反重力飛行,是制造東華城和人類各種青銅飛車所使用的仙道技術,能夠輕松地使用靈機來實現飛行、懸浮等能力。

    以天魔技術要做到這點如此飛行,會需要消耗大量的能源和空間,但是仙道技術卻能夠輕松地將整個東華城都飄浮到半空之中。

    太白精金被送到了一處巨大的地下空間,在這里又有數百名修士一同施展鬼神百煉,將這些太白精金加工成了各種不同的部件。

    有虛空王冠?;ふ值牟考?,有星空王座戰艦的部件,有新設計的梭形懸浮飛劍炮的某個零件,還有使用了仙道鎧甲和兵煞技術的人形機甲的配件,籌備中的宇宙移民艦的某個零件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之后這些部件被丟入了一潭銀色水池之中,水池里全都是納米機械,將丟進來的部件一個個拼裝在了一起,有的屬于直接完成,成為了新的機械士兵,加入到生產線之中。

    還有的則被帶去吞服長生道果,比如虛空王冠、星空王座戰艦、人形機甲等等,都成為了新的機械眷屬。

    光是這兩個多月里制造出來的虛空王冠三型,就有足足兩萬多個,并且經過多名修士的改進,不但有著元磁地煞符文輔助飛行,還擁有裝配了仙道的陣法防護力場、還安裝了天魔的相轉移裝甲。

    身上的一個個部件更是都變成眷屬,被賜予了躺如海的防御力。

    這結合了天魔、仙道、天人九災三種技術的兩萬個虛空王冠,足以肉的讓任何敵人都感到絕望,說不定打得還沒造的快。

    ‘以我們現在的智慧和知識儲備,短短時間內不足以真正融匯貫通天魔、仙道、天人九災三者的技術?!?br />
    景秀滿意地看著這些源源不斷被制造出來的機械武器,心中贊嘆道:‘但只是三種技術的簡單拼接,就能夠得到令人驚嘆的效果了?!?br />
    鄭聞天看不出其中的許多奧妙,他最震驚的反而是修士的數量。

    “我剛剛看到的修士,起碼有**千了吧?你們哪來的這么多修士?”

    東華城每年招收的學員也就幾百名,看到景秀他們一下子拿出這么多修士,鄭聞天當然是一陣驚訝。

    景秀說道:“都是周大哥的天人九災起了作用,大大提升了人均資質,讓更多人能夠修道了。我們目前在這處基地里工作、學習的修士,一共有十二萬人?!?br />
    鄭聞天驚道:“十二萬人??”

    景秀笑了笑:“再過一兩個月,人數應該就能突破到百萬了。到時候機械眷屬的數量應該也能突破一百萬?!?br />
    聽著這個數字,鄭聞天只覺得難以置信,如果這樣一直弄下去,豈不是全人類都能變成修士了?

    鄭聞天連忙問道:“和你之前所說的培訓有關嗎?”

    景秀點了點頭:“我們就去看一看培訓班好了?!?br />
    隨著培訓人數的不斷擴大,機械基地之中使用機械眷屬已經建立起了一處學校,足以容納上萬人在其中學習、休息、吃飯。

    不過學校的大小仍舊跟不上人員的擴張,所以景秀已經安排了機械士兵在十多公里外建造了另一處基地,用以安排以后更多的學生。

    兩人走向學校的時候,便路過了一大片農田,看著農田中天魔和修士一起種田的樣子,鄭聞天驚異道:“他們是在種田?”

    景秀點了點頭:“這是在用大夏皇室的天劍劍法調理氣候,再配合天魔的農業技術,想辦法生產更多的糧食。將更多人從農業勞動里解放出來,轉去成為修士?!?br />
    “不過農業只是幾種辦法之一,聽說贏毀老師他們已經開辟出第三個小組,專門負責修煉天人九災中一個叫做飲靈的道術,成功的話,日常呼吸中就可以使用靈機來代替食物……”

    “那個是養殖妖魔,我們在試著用天魔的克隆技術來克隆妖魔,如果能夠大批量的克隆的話,就能將太白精金統統用妖魔精血升級成血符仙鋼……”

    又看到一群爬在地上戰斗的家伙,景秀看了一眼鄭聞天震驚的模樣,解釋道:“他們都是修煉了周大哥傳下的天人九災道術,趴在地上的時候特別抗揍。雖然看上去有些奇怪,但應該沒有副作用,云沖河校長他們正在考慮全民推廣?!?br />
    兩人一路看,一路走,很快就來到了學校。

    鄭聞天指著一個長著狗耳朵,被好多人包圍起來的少女問道:“那又是什么?你們是在研究妖魔血脈覺醒嗎?”

    看到狗耳少女,景秀就是臉一黑:“不是……那就是我們的一個學生,因為已經留級留了八級了,一直畢不了業,就賴在了學校里,逐漸成為了校霸?!?br />
    景秀吼道:“艾莎!誰讓你出來玩的?給我滾回去讀書!”

    鄭聞天驚異地看了身旁的景秀一眼,他印象里的景秀明明是溫婉、安靜、賢淑的,怎么現在這么剛猛了。( 明日之劫 //www.emczdn.com.cn/12_12205/ 移動版閱讀m.www.emczdn.com.c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