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运省快三走势图 > 修真小說 > 大符篆師 > 第六百三十八章 再得造化液
    那雙眼它很熟悉。

    它曾無數次拍那雙眼睛主人的馬屁。

    甭管有用沒用,拍了再說,千穿萬穿,馬屁不穿!

    拍了不見得會有好處,但基本沒壞處。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萬古歲月以來,它在萬神殿里的地位還是不錯的。

    那種眼神它同樣很熟悉。

    無盡光陰長河,它從上游到下游,也曾無數次用這樣的眼神看著別人。

    那是一種盯著獵物的眼神。

    從里到外都泛著貪婪。

    兩者綜合到一起,一個淺顯的道理瞬間浮現在推演之神的心頭——

    舔狗最后都沒好下場。

    但再怎么舔狗,推演之神也沒想過把自己這條老命一塊搭上。

    所以這時候,它毫不猶豫,轉身就走。

    想到這,心中更是痛恨無比。

    問君!

    那只精靈!

    她弄丟了我的虛空舟!

    不然的話,我會在乎這里的亂局嗎?

    不過推演之神心中更加痛恨的卻是那個身懷造化液的人!

    當然,到這種時候,它最痛恨的其實是自己!

    為什么要如此不自量力?

    那滴造化液,自從丟失以來,整個萬神殿可以說沒人不惦記。

    但真正一直付之行動的神靈,卻似乎只有它一個。

    開始它覺得其他人不動是因為能力不行——

    除了它,誰都找不到那滴造化液的下落!

    可出事之后,它終于明白,不是別人不行,而是人家很聰明!

    根本不想去碰!

    這世界是因果構成,一旦做了某件事,必然形成一個因,遲早有一天,會吃一個果。

    那果是甜是苦,全在曾經種下的因上。

    它種了惡因,自然要吞下苦果。

    最痛恨的是自己,這沒毛病。

    盯上它的,不是別人,正是萬神殿殿主!

    那同樣是一個身懷造化液的可怕存在。

    無數年來,雖然在殿主位置上,但存在感卻很弱。

    以至于就連某些強勢的古神都有些看不起它。

    這人隱藏的太深了!

    推演之神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朝著遠離這里的方向疾馳而去。

    “推演,你要做什么?”

    萬神殿主那冰冷的聲音在身后響起。

    推演之神更是嚇得魂飛魄散,頭也不回地道:“殿主大人,此地戰爭,已不是我等存在能夠參與的了,我怕南方大天神在祖域那邊還有埋伏,先回去處理那邊事物!”

    萬神殿主雖然位高權重,但推演之神同樣老奸巨猾。

    如果不是它擅長推演之術,甚至無法發現自己被盯上!

    一旦對方真正對它出手,那一定就是絕殺!

    此刻東方、西方和殿主三人的精力全部被正在浴火重生的南方大天神所牽扯,這種時候不跑,還等什么?

    至于會不會因此得罪殿主?

    命都要沒了,誰還管這個?大不了以后浪跡星際,做一只流浪的老龜就是。

    “你的心思暴露的太早了點?!蔽鞣餃灘蛔】戳艘謊鄣鈧?,傳遞出一道神念。

    萬神殿主嘆息一聲。

    “輪推演之術,整個萬神殿,你當屬第一?!倍醬筇焐窕夯嚎?,并無任何嘲諷之意。

    能通過一個局,將這世間生靈全部囊括其中,將任何生靈都當成棋子,甚至連自己也是棋子之一。

    別誤會,這說的可不是南方大天神那只鳥,而是萬神殿主!

    南方大天神布局萬古,萬神殿主又何嘗不是在萬古布局?

    如果推演之神聽見東方這句話,無論面上如何,心里一定是不服氣的。

    推演之術當屬第一?

    就他?

    憑什么呀?

    但如果它有資格知道全部真相,那么心中再如何不甘,也一定會心悅誠服地點頭。

    然后說一句:殿主大人威武!

    萬神殿主又是一聲嘆息,道:“它太警覺?!?br />
    “所以說你心思暴露的太早了點?!蔽鞣教鞠⒁簧?。

    如果推演之神反應得再慢一點,那么出手的,可不是萬神殿主一個。

    而是三個!

    東方和西方都會出手!

    一滴造化液,一分為三,然后迅速將狀態恢復到巔峰境界。

    到那時,朱雀浴火重生了,又能如何?

    這時候,又有幾個萬神殿這邊幸存下來的神靈,悄然離開。

    朝著祖域方向飛走。

    這些都跟推演之神差不多,屬于那種沒有明顯陣營的神靈。

    為神殿打到現在,他們覺得自己已經對得起萬神殿了。

    接下來的戰斗,的確不是他們這些存在能夠參與的。

    萬神殿主、東方和西方誰都沒有阻攔。

    只是目光森冷地看著,默默記在心里。

    現在他們不能離開,也不能對正在浴火重生的朱雀發起攻擊。

    跟道義一毛錢關系沒有。

    而是因為規則!

    浴火中的朱雀,處在生與死之間的一個臨界點上。

    這種時候,是豁免任何攻擊的!

    如果它重生失敗,那么自然灰飛煙滅。

    無需出手。

    如果重生成功,等到成功那一刻,他們再出手也不遲。

    只是可惜了那滴造化液!

    萬神殿主注視著南方大天神方向,像是自言自語,也像是對東方和西方說道:“我無私心?!?br />
    “我信?!倍角崆狎ナ?,道:“你這種布局,分明就是想要將萬神殿身上的所有腐肉一次性全部挖掉。要么失敗,整個萬神殿徹底崩塌。要么成功,萬神殿又可以輝煌無數年?!?br />
    西方大天神看了東方一眼,看著殿主道:“所以說,你原本是能找到那個身懷造化液的人的?”

    萬神殿主點點頭。

    “就為了今天陰南方,所以你連這種機會都放棄了?”西方有些不敢相信。

    東方大天神卻看了他一眼,道:“你是不是真以為那個身懷造化液的人,就只有來自造化液的氣運?”

    “還能有什么?太古諸神的關愛?”西方大天神一臉不屑。

    東方卻看著他反問:“為什么不能?”

    “呃……”西方頓時愣住,他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東方:“什么意思?”

    “沒你想的那么嚴重,但也絕對不像你認為的那么樂觀。諸天神佛,遠征天外天,你真當他們一點手段都沒有?”東方大天神看著南方大天神方向,淡淡道:“所以即便是我們親自下場,也未必能討到任何好處!如果我們不下場,所有一切,按照規則走下來,對方也不會直接找上我們?!?br />
    “怎么會這樣,那豈不是說……”西方大天神眼眸中閃爍著復雜的光芒。

    后面的話他沒有說出口,但向來話少的東方卻幫他補足了——

    “是的,我們在諸天神佛眼中,不過是一個笑話,一群小丑?!?br />
    萬神殿主道:“但即便是笑話,是小丑,也未必就沒有翻盤機會!這次如果我們把握住,就是我們翻盤的良機!”

    西方大天神看看萬神殿主,看看東方大天神,有些痛苦的柔柔腦袋:“你們這……唉,還是算了,我懶得去想了,太負責了!”

    他大致能猜到萬神殿主的布局。

    其核心就是縱容南方大天神,那鳥本身就是個強勢霸道的家伙,在萬神殿主的縱容之下,它在不知不覺中變得愈發驕橫跋扈!

    豪橫得一塌糊涂。

    到最后甚至不把天下眾生放在眼中。

    那種自信同樣也是無人可比。

    想想,那只鳥居然能做出將造化液一分為二的舉動,它得多狂妄?又得多自信?

    而這一切,看上去跟萬神殿主一毛錢關系也沒有。

    所有一切,完全是潤物細無聲的!

    然后就是丟失的那滴造化液,他明明有能力找到,但卻一直忍著沒有動。

    一方面是知道那個身懷造化液的生靈身邊一定存在著頂級的護道者;另一方面,又何嘗不是在養一只用來對付南方鳥的老虎?

    所謂養虎為患,萬神殿主絕對是在鋼絲繩上跳舞,是在刀尖上打坐……一不小心菊花都會被爆掉。

    但不得不承認,那個來自人間,身懷造化液的年輕生靈,給南方大天神帶來了巨大的麻煩!

    不然怎么會被他們硬生生給逼得自爆肉身浴火重生?

    其實這場戰斗打到現在,以他們三人為首的萬神殿一方,基本算是勝券在握了。

    南方即便成功重生,即便戰力不打折扣,但面對同樣還有底牌的三尊大天神,尤其是萬神殿主這種深不可測的,勝的可能性,已是微乎其微。

    萬神殿主看了一眼兩人,道:“趁這機會,我們把南方系徹底清理掉吧?!?br />
    東方點點頭:“理應如此?!?br />
    西方嘴角微微向上翹起,露出一絲笑容:“甚好!”

    三個頂級存在,趁著南方大天神浴火重生之際,毫不猶豫對南方系幸存下來那些強者出手了!

    這一出手,太過震撼!

    空間扭曲,時間凝固,三人一出手,便是絕殺!

    ……

    推演之神瘋狂跑路,它的目標也的確就是祖域。

    它當然不是去管什么閑事兒的。

    它要去那里吞了問君!

    不是因為什么仇恨,只是為了讓自己未來流浪星際的時候,底牌能更多一點!

    那個小精靈完美繼承了北方大天神的全部遺產,簡直令人眼紅。

    且不說別的,光是北方大天神這輩子的道,就足以令它獲益無窮。

    昔年那只卑微的小龜,得到那滴造化液,已是用盡了全部氣運。

    它的天賦不能說不好,但真不是最頂級那種。

    所謂同人不同命,不是每一個得到造化液的生靈,都能踏入到終極領域的。

    還有很多連它都不如的。

    當然,那種生靈最后肯定也活不長。

    它們得到造化液,絕不是氣運,而是霉運。

    “回去祖域,吞掉問君,煉化她,然后再干掉北方系那些強者,從他們的疆土大域中弄到資源,然后就可以走了?!?br />
    推演之神不由得再次想起自己的虛空舟,心中又是一陣唏噓。

    下一刻,它遠遠的,就感應到一股淡淡的能量波動。

    先是微微一怔,隨后立即凝神戒備起來。

    只見一道身影,從遙遠的祖域那個方向走來。

    在星空中,宛若一道塵埃,身上散發著不強不弱的能量波動,被它第一時間捕捉到。

    “這是我身上的氣運發揮作用了嗎?”推演之神眼珠子都興奮得紅起來。

    因為來的不是別人,正是問君!

    她居然敢往這邊來?

    想要做什么?

    參與到這場曠世神戰當中嗎?

    推演之神頓時上前,將問君攔住,哈哈笑道:“小精靈,那邊戰場太可怕,還是來你龜爺爺肚子里安全!”

    八卦盤碎了,但這只老龜身上藏著的頂級法器多不勝數。

    面對這個境界低微的小精靈,它完全沒有任何心理負擔和壓力。

    用什么法寶?

    一道神念形成的神索,就足以將她捆成個粽子了吧?

    正想著,一道驚艷天宇的劍氣,驟然斬來。

    推演之神看著自己一分為二的身軀,到死都沒能弄明白,這只小精靈為什么突然間變得這么厲害了?

    當近乎湮滅那一刻,它也終于像曾經的北方大天神那樣,推演之術達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至高境界。

    喃喃道:“北……北方……”

    “垃圾?!?br />
    問君冰冷的聲音,是推演之神聽見的最后一句話。

    一劍劈了推演之神的問君并沒有吸收煉化這具尸體,而是將其收進小世界中。

    她也沒有忙著去尋找推演之神的疆土大域,而是將目光投向一些緊隨推演之神而來,看見這一幕被嚇得停住腳,眼中驚疑不定的神靈身上。

    “呵呵,還是垃圾?!?br />
    問君一劍橫掃過去。

    整個世界,一下子清凈了。

    這些跟南方大天神麾下部眾幾番拼殺都沒死的幸存者,在問君面前,連一個回合都沒能擋住。

    這,就是大天神跟上位神之間的巨大差距!

    隔著不知多深的無盡深淵呢。

    問君也不多話,將這些尸體全部收起來,然后拎著劍,繼續朝戰場方向走去。

    這場神戰,有南方,有東方,有西方,還有居中的殿主大人,怎么能少了北方呢?

    不然患有強迫癥的人,得多難受?

    作為一個很善良的人,當然不能讓別人這么難受。

    所以,她得到場。

    ……

    小白正不斷吸收煉化著這股讓他都感覺不可思議的能量。

    他之前感應到了,可當他真正去吸收煉化的時候,卻發現南方大天神本尊次元神身上擁有的造化液,完全超出他的預料。

    太多了!

    他想要讓所有人跟他一起來吸收煉化這造化液。

    但卻被拒絕了。

    首先拒絕的人,是林子衿。

    但她只是通過傳音的方式,告訴白牧野,她不要。

    并沒有很明顯的表達出來。

    因為還有別人。

    關系再好,她也不能代表別人的意見。

    結果,大漂亮、寒冰雪、彩衣、司音、老劉、歐陽……包括剛剛趕回來的單谷,這些人全都拒絕了。

    即便小白很清楚的跟他們講了造化液的好處,眾人依然拒絕了。

    “我們現在最需要的,是把所有的好東西都集中在一個人身上,你是我們的領袖人物,別廢話了,趕緊的吧?!?br />
    這是彩衣。

    “小白,心意我跟月都領了,我們倆的天賦,在同時代都不能算是最最頂級那種,所以我們沒必要浪費這寶物?!?br />
    這是寒冰雪。

    “遇見你,就是最大的氣運了,我還要氣運做什么?”

    這是大漂亮。

    林子衿一臉興奮地看著大漂亮:“姐,一起呀!”

    “滾!”

    “哦?!?br />
    老劉和歐陽星琪根本就沒考慮過這件事。

    把這種東西用在他們身上,那不是浪費嗎?

    就像彩衣說的,好容易才等來這樣一次機會,可以將一個人的境界推得更高,大家誰都不會錯過!

    所以根本就不可能有第二種選擇。

    符龍戰隊這群人雖然都足夠強大,但面對大天神那種級別的對手,他們依然需要一只更強的拳頭。

    “我已經得到了全部我想要的,這就是我心目中的完美人生,有朋友,有瓜吃,我的運氣已經很好,不需要再多?!?br />
    司音微笑說著。

    誰說她沒長大?

    “趕緊的吧白哥,客套來客套去這可不是你風格。你帶著我們一路打到最后就足夠了!然后咱們未來就在產出造化液那地方住下,等它個十億年!到時候,有多少不是我們的?”

    能說出這么不靠譜話的,肯定是單谷。

    白牧野也不再推遲什么,造化液這種東西,不是那種身懷大氣運之人,怕是使用了也沒什么好處。

    所以這個因果關系,其實是反過來的。

    不是因為得到造化液才擁有了不可思議的氣運,而是本身就要有難以想象的驚人氣運,才能得到造化液!

    他在不斷煉化過程中,也深刻感受到了這一點。

    無盡歲月以來,南方大天神應該做出過無數種布局,也留下了不計其數的后手和底牌。

    但它唯一沒有計算到的,可能就是它的本尊次元神會死。

    所以它本尊身上,藏著的秘密實在太多了!

    小白一邊煉化著那滴造化液,一邊“閱讀”著南方大天神的生平。

    以及它這本尊次元神所知曉的各種各樣關于萬神殿,關于遠古諸神,關于這個世界的秘密。

    當真是令人大開眼界!

    原來站在大天神的視角,世界是完全不一樣的。

    小白從南方大天神本尊次元神中提煉出這些信息,雖然他境界還沒到,沒辦法切身感受,但根據那些信息,已經可以掌握太多關于大天神層級的東西。

    其實那滴造化液,很好煉化的。

    一如當年,他都沒有什么感覺,就成了被“選中”的氣運之子。

    關鍵是南方大天神本尊次元神身上的其他信息,這個比較耽誤時間。

    小白足足用了好幾天時間,才徹底將其掌握了。

    就像問君得到了北方大天神的完整傳承一樣。

    如今的小白,也幾乎得到了南方大天神的完整傳承!

    雙方雖然過程不一樣,但結果,卻殊途同歸。

    南方系的財富太多了!

    這疆土大域里面的戰爭依然還在繼續中。

    甚至沒人關注到他們唯一的主宰者已經被人給干掉了。

    都是養蠱養出來的兇猛生靈,之前一直受到規則的壓制,不敢對同層級的生靈出手。

    但在被徹底挑起怒火之后,外加南方大天神一直沒有回來干預,這群蠱王戰將也就徹底撒開了歡。

    戰火很快迅速蔓延到整個疆土大域。

    到這種時候,如果南方大天神的本尊次元神出現,依然是可以控制住局面,可以輕易將其鎮壓的。

    因為這些蠱王之間的戰斗,還沒有真正進入到你死我活的狀態。

    但南方大天神不但沒有出現,反倒散發出一股令所有生靈震驚的神念波動來——

    “從今以后,這世界強者生存,弱者臣服。之前所有規則,就此廢除!”

    這一下,整個疆土大域,無盡生靈,徹底瘋了!

    那些自認為強者的生靈當然興奮得差點跪下喊兩聲謝謝爸爸。

    那些弱小的……一個個就倒了血霉。

    整個疆土大域世界,一片混亂。

    原本就黑暗,這下變得更黑暗了。

    這命令當然是小白下的。

    他帶著這群人,冷眼旁觀,看著南方大天神疆土大域里面無盡生靈廝殺在一起。

    “不是我不善良,這疆土大域里面的生靈……我竟然找不到一個無辜者?!貝篤量醋漚鏈笥蛑姓餛嗖揖跋?,忍不住嘆息著說道。

    到這群人的境界,除了歐陽稍微差點看不大出來之外,就連老劉都能從這世間生靈身上感受到那股暴虐陰暗的氣息。

    想要尋找一個渾身充滿積極向上氣息的人,竟然無比困難!

    不能說這世界一個好人也沒有,但真的……太罕見了!

    在南方大天神無盡歲月“養蠱”培養人才的方式之下,它的疆土大域里面,所有一切,都是扭曲的。

    大戰導致疆土大域血流成河,很多地方的天空一直都被殺得紅彤彤的,看著就給人一種壓抑的感覺。

    在場這些人,都算得上見多識廣,但面對這種景象,全都沉默不語。

    “快點結束吧,我有點煩了,毀掉這疆土大域好了?!背聊思柑熘?,彩衣終于忍不住對白牧野說道。

    這幾天的時間,根據從南方大天神本尊次元神那里得到的信息,大家已將這疆土大域里面的所有財富,徹底連窩端掉。

    剩下的,就是通過什么方式,毀掉這疆土大域了。

    “這疆土大域里面的法則非常厲害,同時帶著一絲六道輪回的氣息,這幾天來,我不是在看熱鬧,我是一只在學習這個世界的輪回方式?!?br />
    白牧野看著彩衣:“這里的輪回,是簡化版的六道輪回!”

    彩衣聽后,整個人都愣在那里。

    其他人也全都怔住。

    大漂亮瞬間通過疆土大域中的網絡開始計算和推演起來,但片刻之后,就嘆息著放棄了。

    “不行,我什么都計算不出來?!?br />
    寒冰雪看著白牧野:“這些……也是南方記憶中的東西?”

    白牧野點點頭,然后說道:“是的,都是?!?br />
    寒冰雪沉默半晌,道:“那我們,以后可得好好感謝人家?!? 大符篆師 //www.emczdn.com.cn/14_14578/ 移動版閱讀m.www.emczdn.com.c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