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运省快三走势图 > 都市小說 > 狂探 > 正文 第2430章 可笑的悲哀
    聽到葛冰的話,眾人都感覺難以理解。

    葛冰已經上吊自殺了,韓賽回到一個死人面前,還能發生什么意外呢?

    然而,大家感覺奇怪,可趙玉卻早已想到了答案,當即不假思索地問了一句:

    “是那本小人書嗎?”

    “嗯……”韓賽停頓了一下,佩服地點頭說道,“對!就是那本小人書!

    “當時,我替葛冰完成了遺愿,回到了他的面前,”韓賽說道,“我帶著那本布加勒斯特吊橋女尸案的小人書,想要把書放在他的身上……

    “那本書是小時候他送給我的,我現在還給他。

    “我的意思,是告訴他:親愛的,我用我們最喜歡的方式幫你報了仇,你可以安息了!

    “可是……可是……”韓賽的臉突然抽搐了一下,氣鼓鼓地說道,“當我把小人書放進他的口袋的時候,卻發現他兜里有個手機!

    “我以為,手機里有什么重要線索,葛冰會不會是遭人陷害之類……

    “所以,我當場打開了手機,結果……我就看到……手機屏幕上出現了他的遺囑……”

    說到這里,韓賽砰的一聲砸了一下桌子,眼中充滿了怒氣的血絲……

    “遺囑上寫著,把我和戈媛埋在一起!啊……”韓賽瘋一般地吼道,“葛冰……葛冰居然死了都要跟那個女人在一起,為什么,為什么??!

    “難道他不知道,是那個女人害死他的嗎?

    “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

    砰砰砰……

    韓賽激動地拍著桌子,嚇得席夢娜直縮脖子。

    “韓賽!”趙玉擔心韓賽失控,急忙大聲提醒道,“所以,你就改變了你的決定?決定要陷害他了?”

    “對!”韓賽說道,“他辜負了我,那我為什么不能辜負他呢?我為他做了那么多,可到頭來,他連提都沒提到我,我算什么啊到底?

    “我真的,真的氣壞了!”韓賽顫抖著說道,“所以,我才做出決定,要讓他替我抗包,反正,他都已經死了!

    “反正,我做得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他!就當……都是他做的,又如何呢?

    “于是,”韓賽神經兮兮地說道,“我把小人書放進了他的口袋,然后當場點燃了汽車,這樣一來,人們就會認為,是葛冰殺完人之后畏罪自殺,與我無關了!

    “我知道葛冰的死亡時間,和橋下女尸案的作案時間不符,但是,我問過韓雯,”韓賽說道,“她告訴我,在如此低溫之下的尸體,是很難精準判斷死亡時間的!

    “尤其是,當尸體冷凍過后再變得腐爛,那就更加無法確定了……

    “所以,只要等到春天到來,尸體腐爛,葛冰就能順理成章地成為橋下殺手了,哈哈哈……

    “哈哈哈……”韓賽放聲大笑,眼中卻含著淚水,眼神滿是凄怨幽艾,“哈哈哈……

    “一開始,我看到葛冰上吊,沒有把他摘下來,是因為我想讓他等著我,等我給他報仇……

    “可是等我報完了仇,我還是沒有把他摘下來,則是因為我要等著他腐爛……

    “哈哈哈……悲哀啊,悲哀!”韓賽的笑聲越發苦澀,“誰能想得到,誰能想得到……我算計了那么多,可最后卻沒有算計到,我最親近的人一直在盯著我呢!

    “你說,這是不是天底下最悲哀的笑話??!哈哈哈……哈哈哈……”

    “行了,行了……”趙玉敲了敲桌子,將韓賽從自我崩潰中敲醒,“你先冷靜一下吧!

    “我還是那句話,有因必有果,有果必有因,你這可笑的悲哀,是有原因的!

    “書上,電視上經常說什么種善因結善果,種惡因結惡果,我以前以為都是臺詞,可現在想想,真是太有道理了!”

    “哼,種善因結善果……”韓賽念叨了幾句,獰笑著對趙玉說道,“趙神探,你還沒有告訴我,你到底知不知道,那個發布了視頻的人,到底是誰呢!

    “你不會……是在唬我吧?

    “我殺了4個人都沒有找到答案,你卻連那4個女人是怎么回事都不知道,那么……你怎么可能知道答案呢?”

    “對,對,你說對了!”趙玉長吁一聲,嘆道,“韓賽啊,我之所以那樣說,完全是因為審訊需要!我要打亂你的節奏,讓你事先準備好的那些說詞發揮不了作用……

    “但是,雖然是審訊需要;雖然,我不知道那些外國伴娘都說了些什么;我甚至都不知道,還有伊莉莎的電腦……

    “可是,嘖嘖……”趙玉咂嘴說道,“這并不代表著,我不能知道真相??!”

    “???你……你說什么?”韓賽瞪大眼睛,急切問道,“那你快點兒告訴我,到底是哪一個?

    “難道……真的不是那4個女人之中的某一個?”

    “韓賽……”趙玉突然收起笑容,變得異常嚴肅,“你這么聰明,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難道你還不知道那個答案嗎?

    “看來,你真的是鬼迷心竅……哦……不,應該是被仇恨沖昏了頭腦吧?”

    “???”韓賽用心地琢磨了一下,問道,“難道……是……”他干咽了一口唾沫,不可思議地說道,“是葛瓦蜜兒,是葛華嗎?這……這怎么可能呢?”

    “哼哼……”趙玉冷哼一聲,搖頭說道,“警方已經證明,那段不雅視頻,是從新娘的手機上播放出去的,雖然使用的是網絡連接,但是沒有遠程轉接的痕跡!

    “也就是說,視頻發布者必須在婚禮現場,并且必須得使用過新娘的手機……”

    “哦……”韓賽點頭說道,“怪不得,你那么確定,視頻發布者不是我呢!”

    “對,我仔細查過,”趙玉說道,“你和你老婆葛華都沒在婚禮現場,所以發布視頻的事,不可能是你們兩個干的!”

    “那……”韓賽更加好奇,“那……到底是誰呢?”

    聽到趙玉如此說話,席夢娜的好奇心也已經被吊到了最大,她瞪著大眼睛,不敢眨一下都,生怕錯過了答案……

    與此同時,在監聽室內,所有的探員不但全都站起來,而且全都趴在了單面玻璃上,也在期待著趙玉說出答案。

    但是,沒人注意到,在眾探員之中,唯有曾可笑而不語……

    “告訴我,”韓賽激動地說道,“發布者,到底是她們之中的哪一個???我的事情已經全都交代了,你告訴我吧!”

    “韓賽……”趙玉再一次繃起臉,異常凝重地說道,“難道……你真的從來沒有想過,葛冰……他到底為什么要上吊自殺嗎?”

    唰……

    一句話,讓整個審訊室瞬間凝固,也包括韓賽那張因驚詫而扭曲的臉……( 狂探 //www.emczdn.com.cn/3_3241/ 移動版閱讀m.www.emczdn.com.c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