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运省快三走势图 > 歷史小說 > 東晉北府一丘八 > 正文 第一千九百四十三章 爾虞我詐騙騙騙
    江陵北,二十里,柞溪。

    從江陵北方的諸多山川與平原,匯集而來的眾多溪流,齊聚于此,匯成一條大河,向東奔騰而去,魯宗之的軍營,傍水而立,而一架木橋,跨水而立,木橋的兩端,站滿了全副武裝的軍士,魯宗之一身盔甲,帶著他那以武勇聞名的兒子魯軌,立于橋頭,這道橋梁之上,站著兩人,戴著大枷的殷仲堪與一身緊身勁裝的陶淵明,并肩而立,看著那滾滾的河水,奔騰東去。

    水聲能讓十步之外的人,聽不見二人的言語,殷仲堪長嘆一聲:“終歸,還是敗了,敗在你的手里!”

    陶淵明微微一笑:“殷公不必耿耿于懷,到了這個地步,多想想自己的失誤,比指責別人要更好一些,起碼,頭可斷,氣度不可失,不然怎么當名士呢?”

    殷仲堪點了點頭,獨眼一眨:“說得也是,終歸是我識人不明,誤信了你,只是我很好奇,難道投靠桓玄會比投靠我更有前途嗎?難道他會比我更信任你嗎?你出賣我有什么好處?!”

    陶淵明淡然道:“陶某就是陶某,不會受這世上任何的的驅使和控制,殷公不行,桓公也不行。在你們的手下,只是借你們的權勢,名聲而已,當初我不過一個山野村夫,若不是你們二人爭奪荊州大權,遍訪荊州士人,我也不會有出山的機會,山里太苦,峒中太累,我在山里種了二十多年的地,那個苦,再也不想吃了,從我出山的第一天,我就告訴自己,這輩子,我再也不要回去了!”

    殷仲堪喃喃道:“弄了半天,我和桓玄都看錯了你,你根本沒有什么族人,兵馬,存糧,一切都是你騙我們的,你就是編造了一個陶侃后人的傳說,靠那些傳說中的荊楚山民,讓我們都以為,你有一支強大的力量,想要拉攏你,為我們所用,實際上,你什么也沒有!”

    陶淵明微微一笑:“現在知道這點,怕是晚了點。其實,不是我不幫你,實在是沒力量可幫啊,我是讀書人,怎么能跟那些粗鄙的蠻夷山民為伍?你們眼里,我是這些族人的首領,酋長,但在他們眼里,我早就是離群索居,被漢人同化的外族人了?!?br />
    殷仲堪咬了咬牙:“你騙得我好慘,不過,桓玄可不是我,他在荊州,有大量的耳目,手下,你要這樣騙他,騙得過去嗎?”

    陶淵明笑了起來:“對殷公,我就得說我有的是族人,力量,這樣你才會倚重我,但對桓玄,我會千方百計地說我沒有族人,沒有力量,我越是這樣說,他越是會懷疑,以為我在隱藏實力。當然,我早就寫過那個桃花源記,說是這些村落,峒寨都有隱秘入口,非我族人不得開啟,所以,桓玄只會一直留著我,這點,殷公就不用擔心了?!?br />
    殷仲堪長嘆一聲:“想不到你這個聞名天下的詩人,才子,竟然有如此陰暗腹黑的心,如果哪天桓玄發現了你的真面目,不知會作何感想?!”

    陶淵明冷笑道:“在桓玄面前,我從不掩飾我的野心和腹黑,因為他不象你這個偽君子,他是真小人,在他面前,一切的偽裝都是多余,暴露本心,討價還價,一切都基于利益之上,反而更能讓他放心,他要他的大晉天下,我要我的荊湘獨霸,大家各取所需,挺好的?!?br />
    殷仲堪也跟著冷笑道:“是么,他要是真的取得了天下,還會留你?”

    陶淵明哈哈一笑:“為何不留呢?我說過,跟他的合作,得基于利益的基礎,桓玄肯定是要入京奪權的,也許只要時機合適,能讓他得償所愿,但是天下的世家大族,揚州的吳地士人,都不會服他,北府軍劉裕這些人,更會跟他勢成水火,他的敵人很多,不可能再騰出手來對付我,所以,只要讓他有足夠多的敵人,我就是安全的?!?br />
    殷仲堪咬了咬牙:“你可不可以饒我一命?我是他的大敵,只要我活著,你就會安全得多!”

    陶淵明嘆了口氣:“我給過你機會,你不中用啊。殷公,我幫你騙來楊佺期,不是為了害你們,而是為了讓楊佺期這個傻瓜頂在前面送死,給你爭取逃跑的機會,只要你逃到襄陽,再借道豫州回建康,你就可以繼續當你的白虎大人,可惜,你居然會對楊佺期報有幻想,居然還在江陵逗留了兩三天時間,等到楊佺期敗局已定時才想著逃跑,還是向著豫州逃,你說,你笨成這樣,讓我怎么救?!”

    殷仲堪滿面通紅,看了一眼橋頭的魯宗之,上前一步,低聲道:“陶公,你也知道,我是白虎,我手上有黑手黨百年來的白虎一系的資源,藏寶,你只要救我一命,安排個替身假死什么的,這些東西,我就全部給你,連白虎之位,也一并給你,你要對付桓玄,只有掌握了黑手黨的資源,才有勝算!”

    陶淵明看著殷仲堪,笑了起來:“殷公啊殷公,你在我這個大騙子,大忽悠而前說你的黑手黨資源,是不是太搞笑了一點呢?你是不是貴人多忘事,都不記得你這白虎之位是怎么來的嗎?王珣可是先想把這位置給我,而不是你。而我之所以相讓,就是因為我知道王珣手上其實早就沒了黑手黨的所謂白虎系實力,那些百年的積累,當年就給桓溫用上了,要不然也不會成就他的赫赫功名。現在的白虎,只是一個空殼,一個在建康城中周旋于各大世家之間的召集人而已,若不是對這些一清二楚,我又怎么會把白虎一職就讓給你了呢?!”

    殷仲堪的面如死灰,頹然地向后退了兩步,喃喃道:“原來,你早知道了!”

    陶淵明冷冷地說道:“你因為沒有實力,所以妄想著來荊州建立自己的基業,可惜,你無兵無權,不可能象桓溫那樣迅速地武裝起一支大軍,組建起足以和北方胡虜正面對抗的武裝,所以,你又想挑撥楊佺期和桓玄之間的內斗,從中漁利?!? 東晉北府一丘八 //www.emczdn.com.cn/5_5443/ 移動版閱讀m.www.emczdn.com.c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