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运省快三走势图 > 玄幻小說 > 帝道獨尊 > 正文 第一千八百八十四章 對決天星王!
    炸雷般的聲音,回蕩在王城世界中。

    大批的修士驚顫,星空珊是誰?帝族天之驕女,仙人洞奇才,天雷王的未婚妻。

    現如今,蘇炎要在王城這里,要當著天下人的面,重打二十大棍!

    誰敢如此?

    可對于一位血洗了仙族官邸,被封為齊天圣王的蘇炎來說,他真的有這個膽量,畢竟蘇炎是王侯,可是她星空珊可沒有封王,根本沒有資格羞辱王侯。

    很多人熱血沸騰,隨著蘇炎的身影好像輝煌起來,帝族的人了不起嗎?在王城肆意橫行,視法紀為無物,理當重罰,否則滿天下人瘋狂爭奪王侯封號,還存在什么樣的意義!

    “我來正法!”

    鐵寶財仰天怒吼,這可是一位戰王,封號顯化,漫天仙界殺伐秩序降臨,執法棍也被鐵寶財的爪子抓住,舞動起來的瞬間,仿佛在舞動茫茫星空!

    “你敢。你敢!”

    星空珊都要瘋了,目眥欲裂,怒火心中燒,她是一個要臉的女人,身份尊貴,可是現如今,她被蘇炎鎮壓,踩在腳底下,甚至要面臨二十大棍的責罰!

    她真的要氣炸,披散的秀發亂舞,凄厲嘶吼,身為星空帝族的天之驕女,如若真的被當街重打二十大棍,傳出去讓她未來如何做人。

    “啊.....”

    一聲慘叫,也伴隨著血液濺射。

    星空珊的嘴巴直接被打爛了,執法混豁然之間打了上去,力量強猛絕倫,寶財可以爆發出最強的力量轟砸。

    滿城的人呆滯......

    嘴巴被打爛了,這下手真的太狠,許多人望著鐵寶財,這位模樣看起來有些憨厚的巨兇,可是一位強大的戰王,一絲留情也沒有。

    這些都是什么兇人?也有人覺得對于一個月前,七大王侯連仙族官邸都敢去血洗,打一個星空珊算什么!

    “砰砰砰!”

    王城轟鳴,回蕩著驚雷之音!

    執法棍一棍子接著一棍子轟砸下來,打的星空珊皮開肉綻,慘不忍睹。

    她體內的骨頭都在斷裂,整個人都要被轟殺,嚴格上來說,二十大棍已經是很重的責罰,她星空珊是圣者,同樣寶財也是圣者。

    重打她的執法棍也是針對圣者量身定做的,如果換做當年暴打英武王的執法棍,估計星空珊熬不過幾下就死掉了。

    “啊......”

    接連十大棍砸在身軀上面,星空珊痛徹心扉,身軀已經爛掉了,她的心中有著一絲驚恐,覺得會死在王城!

    她真的怕了,心中有一絲驚恐心緒在蔓延。

    到也不得不說她很不凡,爛掉的血肉之軀,外泄出無盡能量精華,這是在仙人洞沉淀漫長歲月,積攢的恐怖物質,滾滾噴發,滋補這她的傷體!

    “殺!”

    寶財都吼了出來,執法棍轟然之間壓落下來,打的星空珊殘軀顫抖,精華物質爆裂了一大片,連同骨頭的骨頭全方位斷裂!

    只不過即便是她的骨頭中,也儲藏著海量能量物質,外泄的瞬間裹住了殘破的骨頭,在進行自我修復。

    很多人都驚嘆,仙人洞就是仙人洞,每一位都具備海量底蘊,即便是遭遇絕境也可以激發出來,滋補傷體。

    “我看你有多少底蘊,統統打爆!”

    鐵寶財低沉嘶吼,打滾子橫空,再一次砸在星空珊殘軀之上,這一次要打疼她,打怕她,即便是打不死星空珊,也要讓她記住一生一世!

    “快看,齊天圣王離開了,難道他真的去找了天星王?”

    “齊天圣王剛踏入大圣領域才一個多月啊,可是天星王可是天之輩王侯,甚至重要的是,他是一位巔峰大圣強者,

    齊天圣王真的敵得過天星王嗎?”

    王城全面沸騰,大批強者前去圍觀,不管怎么說兩大強者一旦打開,必然屬于絕顛爭霸,蘇炎可不是弱者,他敢去說明有足夠強大的信心!

    王城之外,一片荒涼墳地中。

    這片地帶罕見的神圣莊嚴,天星王盤踞之地,來了不少年輕一代青年才俊前來見禮。

    畢竟是一位天之輩王侯,分量太大了,在仙人洞的地位也極高,乃是核心成員。

    即便是蛛鵬他們都面帶笑容,未來他們都會去仙人洞,都想去參加考核,如若可以結交天星王,對他們來說好處多多。

    許多圣者明珠陪伴在天星王身邊,各個妙語如珠,她們的來頭都不小,來自于各大強族,尋常眼高于頂,對于同代追求者嗤之以鼻。

    此刻面對天星王,都笑容燦爛,看起來很好相處,頻繁對天星王展露自身的‘優勢’。

    “天星王一出,各族青年才俊匯聚于此,我蛛鵬也是倍感榮幸,哈哈,未來我若是有機緣進入仙人洞,天星王可別忘記我蛛鵬,多多提攜?!?br />
    蛛鵬在這群人中地位也不小,大圣巔峰強者,且剛封王完畢,也來自于太古神魔一脈,身份也地位也是非同小可。

    “蛛鵬你太謙虛了!”

    天星王溫和一笑:“你族的天魔王是何許人?仙魔戰場勝出一次,當真是強大絕倫,我可不如天魔王!”

    談起天魔王,這批人一個個神情鄭重。

    太古神魔一族的天魔王,當之無愧的蓋世天驕,曾經在仙魔戰場勝出一句,雖說和星空帝族的天王,仙族的天武王比起來差了一些。

    畢竟有一批人在仙魔戰場勝出數次,很有限和罕見。

    “天星王依我看謙虛的是您?!?br />
    一位含苞待放的妙齡女子輕笑道:“仙魔戰場快要開啟了,以您的戰力勝出肯定不難,到時候你名震仙界,可不要忘記我呀?!?br />
    旁邊一群艷光四射的女子跟著哄笑,讓此地的氣氛熱鬧無比,他天星王當真如同眾星拱月,屹立在中心地帶,威嚴絕頂,神威凜凜。

    然而天星王的眉頭始終緊縮,心中煩躁。

    蛛鵬察言觀色,語氣冷冽道:“下界來的人物,橫行無忌,仰仗護道者給他們撐腰,實在是過分,現在天星王您來了,可他們連大門都不敢出,這才是人間界的悲哀!”

    各族英杰對于人間界不了解,但是天星王是何許人,堂堂的天之輩王侯,已經盤踞在城外一個多月了,心中也有怒意。

    “星空珊已經去了,估計他出來了,如果真的不敢來......”

    天星王冷聲道:“也只能暫時離開,只是可惜這一行空手而歸,有些掃興?!?br />
    “轟!”

    恍然之間,城外蕩漾而出陣陣如海殺念,席卷了茫茫河山,最終沖向了這片墳地。

    天地共振,一道可怕的身影跨越而來,黑色長發披散,蘇炎身形高大而又強健,執掌一口金色雷刀,流淌出可怕的雷霆之光!

    “小雷王的兵器?!?br />
    天星王拔地而起,帶著莫大天威,整個人顯得神武絕倫,一雙銀色瞳孔神光大盛,冷冽道:“終于來了?!?br />
    此地騷亂,蘇炎來了,直接跨越到這里,姿態相當強橫。

    天星王周邊的女子很平靜,一個個眼波流轉,未曾正眼觀望蘇炎,有天星王站在這里,一個下界來的土霸王,能夠翻出什么風浪出來?

    “不遠萬里而來,蘇某人豈能不奉陪?!?br />
    蘇炎執掌金色雷刀,他神目如電,冷聲道:“聽說你要摘掉我的頭顱,我也正有此意!”

    “哈哈哈哈!”

    天星王仰天大笑,一雙銀色瞳孔中光

    芒熾盛,宛若化作兩顆宇宙大星在隆隆轉動,讓整片墳地都在亂顫。

    “蘇炎,你好大的口氣??!”蛛鵬獰笑道:“見到天星王還如此橫行跋扈,你真以為你已經無敵仙界了嗎?”

    “這就是躲了一個月的齊天圣王,真的是大言不慚?!?br />
    “可笑啊,天星王是何許人,他揚言要摘掉天星王的頭顱,我沒有聽錯嗎?”

    一些人紛紛開口,言語帶著譏諷,失笑說起來。

    “此人太囂張,天星王理當出手將其鎮壓,好好教訓?!幣蝗浩疵蘊煨峭跏競玫吶右菜盜似鵠?,斜睨著蘇炎,不屑一顧。

    “星空珊哪里去了?”

    天星王也不著急,平靜道:“既然為我族妹出口氣,我看還是等待星空珊來了再說吧?!?br />
    “不用等了,她正在城內受罰?!?br />
    蘇炎回應,淡漠道:“對王侯不敬,重打二十大棍,離死應該不遠了!”

    此言一出,整片墳地世界,詭異的沉寂下來。

    死了?星空珊死了?

    蛛鵬他們都沒有反應過來,隨即覺得蘇炎在說笑。

    下一刻,遠方世界涌來了大批強者前來觀戰,沿途中在議論,天星王耳聰目明,瞬間洞察到他們交流的話語,神威大怒,氣息無限的恐怖,無限的爆發!

    “轟!”

    蒼宇都在顫栗,都要轟落下來漫天的大星!

    “啊.....”

    一批批示好天星王的修士紛紛被震飛,狠狠摔倒在遠方,瑟瑟發抖。

    蛛鵬都膽寒了,星空珊正在被重打二十大棍,是真的?是真的!

    誰敢如此啊,蘇炎吃了什么膽子,膽敢在王城對帝族成員重打二十大棍。

    “星空珊......”

    天星王臉色鐵青,剎那間跨越河山,向著王城橫渡,蘇炎都顧不上了。

    “天星王你是來殺你的,留下吧?!?br />
    蘇炎執掌金色雷刀,身影出現在天星王對面,攔住了他的去路。

    “滾開!”

    天星王散發雷霆之怒,背后一道法相真身拔地而起,矗立在星空,俯視蒼茫萬物!

    “天啊.....”

    前來圍觀的強者驚呼,天星王的法相太恢弘了,漫天大星也齊刷刷墜落,環繞著巨大法相在轉動,將其襯托的如同星空之王,太過強大!

    巨大的銀色腳掌騰起,如同鎮壓星空的無敵天王,壓的蒼宇亂顫,萬山搖動,鋪天蓋地向著蘇炎鎮殺!

    可怕的一擊,如同皇者在呼嘯,法相怖人,巨大蔽日,蘊含著難以匹敵的力量,轟落下來。

    “這還沒有開啟,已經結束了?!?br />
    有女子神情冰冷,說道:“剛才天星王說了,要站在同境界和蘇炎交鋒,讓他輸的心服口服,可是蘇炎他自己找死,星空珊都敢針對!”

    “天之輩王侯也敢激怒,我佩服他的勇氣?!幣燦信雍苤苯?,嘲笑道:“等待被鎮壓,看他如何囂張!”

    銀色神靈狂怒,擠滿星空,腳踏乾坤大地,壓向了蘇炎!

    可任由這一腳在強大和超絕,始終無法徹底遮蔽住蘇炎的身影。

    蘇炎執掌的金色雷刀發光,隱約濺射出開天雷經之力,他冷聲道:“你來找我,豈有不殺的道理!”

    剎那間,金色雷刀熾盛,刀芒萬丈,黃金璀璨,仿若茫茫萬劫劈出。

    “斬!”

    蘇炎大吼,氣息剎那間恐怖萬分,這一刀崩開了整片蒼宇,淹沒了天地,伴隨著九天驚雷之音,光輝恐怖。

    擠滿星空的銀色身影,一瞬間被絕世一刀斬破。

    從頭劈到腳,炸成劫灰!( 帝道獨尊 //www.emczdn.com.cn/6_6174/ 移動版閱讀m.www.emczdn.com.c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