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运省快三走势图 > 科幻小說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 正文 第0999章 (?-)你們見過三章一卷的嗎?
    某個小女孩正在街頭上溜達著,她正在往她比較熟悉的一個地方蹦跶著走去,打算到那只接待巫師的地方再點上一杯好喝又好玩的飲料之后,就差不多又要準備到別的地方去隨意逛逛了。

    “嗯啈~!”

    ??ヽ(??▽??*)-c????;◇;??

    (尊敬的小主人,您真的不打算再在這里繼續玩下去了,這才幾天您就想要換地方了?

    (● ̄(??) ̄●)

    對于自家小主子的某些打算,提伯斯顯然是第一個獲悉的,所以,被拎著一只熊爪倒著晃悠在距離地面幾公分之上的它,便忽然就冷不丁地問了這么一句。)

    “這個破地方人家已經很熟悉了啊,而且這里好像沒有什么好玩的,人家為什么還要留在這里?”

    o(??^`)o哼!

    是的,對安妮來說,她已經來過很多個地球世界的這個城市了,在她的印象里,這里不是被外星人打就是要被核彈炸,要么就是被怪物入侵或者是別的亂七八糟的玩意攻擊……以至于,她哪怕不用自己提伯斯的導航,也都輕易不會在這里,不會在這個城市里迷路了的!

    所以,

    在這里住了幾天,玩了幾天,以至于那些輪換的酒店服務員和盡職的經理們幾次三番想要對自己這個一個人就敢住在店里的小孩子進行調查,讓她用了好幾次的混淆咒并有點兒不耐煩之后,她就終于算是準備離開了。

    不過,作為這個世界的這個城市這里唯一讓她有點兒覺得好玩有趣的地方,她覺得在離開之前,就總是值得她再來這里逛逛并看一看?雖然說,那個很是照顧她的克洛伊老板娘姐姐還并不能算是她的朋友?

    “哈嘍~!”

    ??)????有人在嗎?

    當某個小女孩又拎著自己的小熊提伯斯一蹦一跳地到了兩天前的那個巫師酒吧里時,這里卻靜悄悄的,跟往常大不一樣,而她看到的,竟然就只有那個正在整理著東西的克洛伊老板姐姐和對方的那個合伙人米蘭達而已,完全就沒有任何一個的客人?

    “??”

    ??????`)

    雖然這種情況看起來有些許的奇怪,但是,小安妮就仍舊是蹦跶著跑到了吧臺前,并撐著那個比她的身高還要高上一點的吧臺,趴到了上邊露出了自己的腦袋后,才對著吧臺里邊那兩個似乎是正在收拾東西的老板姐姐問道:

    “克洛伊姐姐,還有不學好的米蘭達姐姐,你們這是要干嘛???”

    ??˙??˙)?

    “你們這是要準備搬家嗎?!”

    (??????????)

    從眼下看到的對方正打包那些有價值的東西的情況來看,顯然就是要搬家無疑了,但是,小安妮就仍舊是好奇地問出了這么一句。

    本來她是想要在離開這個世界之前再來這里喝一杯那些有趣的巫術飲料的,但是,現在看來似乎有點不太可能了,因為對方都已經在打包東西,準備要離開了這里了,肯定是不會做生意了的。

    “啊~!”

    “原來是你這個調皮的小家伙啊,又想來搗亂了?”

    “算了,我可沒空管你,如果你想玩的話,可以自己到那邊去找個位置隨便坐,如果想吃東西的話你可以再等等,待會兒我們可以一起吃一頓最后的午餐,不收費的哦!”

    米蘭達瞥了某個小女孩一眼后,便嘆了口氣,繼續彎下腰去忙活自己的事情。

    對于小女孩又一次因為她的紋身和鼻環耳環的原因而說自己‘不學好’什么的,她已經不想去計較了……因為啊,最遲到今天的晚上,她們的這間原本開得很紅火地巫師酒吧就要面臨關門倒閉的結局了!所以,現在她必須早點把值錢的,或者還用可能得著的東西給整理打包好才行。

    或許,

    她會去別的城市再找個巫師比較集中的城市再開一個新的酒吧?

    當然了,也有可能是去當一名魔藥供應商,因為她對于種植各種可以施展巫術和具備魔力的藥草可是非常地有經驗,甚至還培育過一株極度稀有且禁用的格里芬仙子草!只不過,前陣子那株格里芬仙子草被她給偷偷地賣掉了,連克洛伊也都是不知情的。

    “嗨~!你好啊,小安妮!”

    “我還以為你不會來了呢!不過,你也看到了,我們現在正在收拾東西準備搬走,現在很多材料也都被打壞了,我們也沒有空,恐怕暫時沒有辦法去接待你了?!?br />
    將兩份污染了的魔藥給遺憾地丟到垃圾桶里之后,克洛伊便攤手對著這片狼藉的吧臺對小家伙說道。

    “噢……”

    (????????)

    “可是,好端端地,你們為什么要搬家???”

    Σ(⊙⊙`)?

    安妮有些不解,在她待在這里的這幾天里,來這里的次數也不算少了,這里的東西雖然不怎么好吃,但是至少還是挺有趣挺別致的,所以她有些不明白,這怎么好好地就突然要關門了呢?

    “哼!”

    “還不是因為那個巫師獵人卡爾德的錯?自從他兩天前來過這里,還跟那個黑巫師貝利亞大戰了一場之后,這里就再也沒有別的巫師敢來了,我們不關門又能怎么辦?”

    身上有著奇怪的紋身,鼻子耳朵都打著不少的耳環,然后頭發還很有點非主流的女巫米蘭達一邊收拾東西,一邊氣呼呼地抱怨著。

    明擺著的,不論是那個巫師獵人卡爾德還是貝利亞那伙黑巫師,一般的那些正常的,或者是在普通人的世界里生活的體面巫師們可都是不愿意,也不敢招惹的!特別是在昨天傳出那個十四級的巫師,那個瞎眼的老巫師麥克斯被襲擊抓走并慘遭毒手的傳聞之后,這里就更加沒有巫師們敢來了!

    “……”

    身為老板之一的克洛伊沒有說話,只是在想著自己的心事。

    這幾天在巫師的圈子里確實發生了不少的事情,而現在,更可怕的一個傳聞則是:在八百年前就曾被那個巫師獵人卡爾德殺死過的,有著‘大女巫’或者可以說是‘黑暗女巫’、‘女巫之王’等等稱謂的那個可怕的家伙,又再一次復活了!

    而且,甚至還有巫師在這個城市里拍攝到了疑似某個大女巫復活時的一顆枯萎的大女巫之樹?

    所以,知道紐約這里即將陷入大漩渦,且害怕被某些人惦記自己曾經接待過某個巫師獵人,害怕自己惹上麻煩的克洛伊便和自己的搭檔米蘭達商議后決定:暫時關閉她們的這間巫師酒吧,然后早點離開紐約這里。

    雖然知道她們曾經幫助過那個女巫獵人阿爾德且還給對方成功回憶起某些事情的巫師并不多,且兩天前來襲擊的那個大胡子貝利亞也已經被巫師獵人卡爾德打退,甚至昨天還給成功擊殺了……但是,在種種風聲鶴唳的可怕傳聞之下,沒有生意可以做的她們,除了趁早關門離開這個可怕的漩渦之外,也是沒有其它更多的選擇的,因為她們僅僅就只是兩名普通的女巫而已,自保的手段可是很少很少的。

    “安妮……”

    “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你也趕緊回你自己的家去,別到處亂逛了,紐約這里很快要變得不安全了的??!”

    胡思亂想了一通之后,覺得眼下沒有別的更好選擇的克洛伊便一邊繼續收拾著自己的東西,一邊對某個小女孩勸到。

    萬幸的是,兩天前她狠狠地宰了那個巫師獵人卡爾德一筆,現在無論是她克洛伊自己,還是她自己的搭檔米蘭達都暫時還不怎么缺錢,所以她們哪怕提前關門并去別的城市,也不怕短時間內會沒有經濟來源或者是再度開張的本錢。

    “為什么這里不安全?雖然人家也覺得有些怪無聊的,但是,人家覺得這里還挺好的啊……”

    (灬????灬)

    原本小安妮在這里呆得有些無聊想要離開去別的世界亂逛的,可是,在聽到對方這么一說之后,她又有些好奇了起來。

    “呼!”

    “安妮,如果你前天不把那個大胡子給放走的話,那現在我們可能就用不著搬家了!”

    對方不問還好,一問這個事情,克洛伊便有些無奈地站直了身體并狠狠地瞪了一眼某個已經爬到她的吧臺上坐著,甚至還打算玩弄她放在上邊的那些危險巫術原材料的小女孩一眼。

    “??!”

    ヾ(????﹏??)????

    “為什么不能放他走???人家跟他們打架的那兩人都不太熟,他們打他們的架,人家誰也不幫,就看看而已,難道都不行嗎?!”

    (〃'▽'〃)?

    是的,對于兩天前的那個光頭蜀黍跟另一個大胡子壞蛋在這里死命對掐,其中一個的腦袋還被一根鋼釬給狠狠捅穿,然后竟然沒事人一般,拔出來之后還繼續跟對方去對打的事情,小安妮可是還記憶猶新的。

    不過,當時她并沒有太過于插手,她就只是在那個壞家伙打算燒掉別人家的柜臺時才出手阻止了那么一下下,幫了那個光頭蜀黍一個小忙而已。

    再后來,結局是顯而易見地,雖然那個大胡子的黑巫師有點小厲害,但是肯定是頂不住別人的不死之身的!所以,那個大胡子壞蛋在被那一個打不死的光頭蜀黍毒打了一頓之后,就老老實實地用一種蔓藤巫術跑了……

    安妮還以為那件事情就那樣了結了呢,畢竟他們兩人都沒有誰太過于吃虧,再繼續糾纏下去就肯定是不對的!可誰曾想,現在那兩人好像又鬧出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了?

    “放他走確實沒事,不過……”

    “喂!米蘭達,那個箱子里的東西不要了,你先把它搬到那邊的窗子墻根處堆著吧!”

    看到米蘭達竟然打算去翻弄那個已經被她歸類好的廢棄物箱子,克洛伊趕緊提醒了對方一句后才再次看向了某個似乎還不知道發生了些什么的小家伙。

    “你應該還不知道吧?那個家伙,也就是前天來這里搗亂的那個大胡子他昨天死了,就死在那個光頭的巫師獵人卡爾德的手里!可是,在他死之前,據說他已經成功復活了大女巫?”

    “所以我們現在要趕緊收拾東西離開危險的紐約這里,你最好也是??!”

    一邊有些氣急敗壞地說著,克洛伊便一邊繼續收拾著自己的行禮。

    因為,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現在有種很強烈的預感,感覺到這個紐約這里很快就會發生某些大事情了,如果她不想被波及到的話,就最好是早點離開這里,且越早越好?

    “大女巫?”

    Σ(⊙▽⊙“a“

    “她是誰???她很兇嗎,比那個光頭蜀黍還兇嗎?你們干嘛要那么地怕她?”

    (??⊙⊙`)

    雖然安妮自己本來就想要離開這個無聊的城市這里的,但是,現在突然聽到對方這么一說,她就又不急著離開了,因為,她想要看看,所謂的大女巫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大女巫就是……”

    ‘?。?!’

    嘭!

    ‘克、克洛伊!你,你快過來看看??!’

    忽然,正當克洛伊準備給某個有點小能耐的小女巫解釋一番那種事情的嚴重性和可怕程度,并讓對方早點離開紐約這里,回到對方自己的家里去的時候,很突兀地,剛剛才搬東西在窗邊的米蘭達竟在這個時候失手摔落了那個箱子就并驚呼出聲來?

    “怎么了?!”

    很快,有些好奇的女老板便和某個喜歡湊熱鬧的小女孩第一時間跑到了窗邊,一起站在對方的身邊,并隨著對方的那個驚愕的視線朝著遠處的天空中看去。

    “哇喔~!”

    (??△??;??)??

    “好、好多的蒼蠅啊,看起來好惡心……”

    (°ー°〃)

    天空中那黑乎乎的蔓延開來的東西就肯定是瞞不過小安妮的眼睛的,她一眼就看出來了那玩意到底是些個什么東西。

    當然了,她并沒有好怕,就僅僅只是覺得惡心而已!

    畢竟那可是蒼蠅,而且還是千千萬萬乃至于無數億只的蒼蠅,都黑乎乎的呈一大片并向整個城市蔓延開來了,如同是可怕的蝗蟲過境一般,而這對于向來喜好干凈的安妮女王大人來說,顯然是不能太接受的。

    “噢!上帝??!那就是傳說中的大女巫的手段嗎?她這是想向普通人開戰嗎?!”

    同樣也看到了那種可怖情況的的女老板克洛伊這時也不由得驚呼出聲。

    因為,在遠處,數以萬億的瘟疫之蠅沖向天空,它們密密麻麻地如同一層層的黑色烏云一般,瞬間就鋪滿了整個天空,并開始蔓延向整個城市,甚至連遠在這處比較偏僻,租金也比較便宜的老舊街區的巫師酒吧窗戶的外邊也開始零星地出現了不少成群結隊的黑色蒼蠅群?

    呯!呯!

    在驚慌失措中,勉強反應過來的克洛伊和米蘭達兩個女巫倒也還算是反應比較快捷,她們很快就在那些可怕的東西飛進來之前關上了那兩扇還開著的窗戶,勉強算是將那些可怕的黑色蒼蠅們給隔絕在了酒吧的外邊。

    “完、完了……”

    “米蘭達,那個大女巫復活的事情可能就是真的!”

    “那是馬里蒼蠅,也就是瘟疫之蠅!那個大女巫,她竟然在紐約這里釋放八百年前的那種可怕的巫術病毒,她真的想要毀了整個世界嗎?!”

    要知道,在八百年前,席卷整個歐洲的那場被稱之為“黑死病”的鼠疫大瘟疫,可是奪走了將近2500萬歐洲人的性命,占當時歐洲總人口的1/3甚至更多的!

    而現在,在那個大女巫死而復生的八百年之后,對方才剛剛復活才一天,就又在這個巨大的國際都市這里釋放了那種可怕的巫術,釋放了那種瘟疫之蠅,難不成那個怪物真的想毀滅世界嗎?!

    “那、那咱們該怎么辦?現在跑還來得及嗎?!”

    顯然,現在在那些蒼蠅們開始蔓延整個城市的時候出門或者逃離這里都肯定是已經有些晚了!早知道事情會發展得這么快,發展得這么迅猛的話,她們兩人恐怕早就訂機票并搭乘飛機在早上的時候離開了,哪里又會為了這么點東西而滯留到現在?

    “我不知道……”

    “但我們最好還是不要出去?”

    是的,聽到那些蒼蠅們飛行時的‘嗡嗡’作響聲以及它們的翅膀拍打到玻璃上時的那種滲人的‘滋滋’聲,克洛伊不用想就知道,她們現在要是敢出去的話,就肯定是不會有什么好下場的!

    因為,她們誰也不知道那種可怕的玩意,到底會不會因為她們是巫師就放過她們?

    “哦噢……”

    ヾ(゜゜;)

    在兩個女巫嚇得魂不附體,只知道站在窗前看著外邊越來越多的那些可怕的黑魔法蒼蠅的時候,某個小女孩看著漸漸蔓延整個城市的‘黑霧’,本來之前想要跟倆人告別并離開這里的她,在歪著腦袋,咬著自己的手指想了想之后,便悄悄地后退了兩步,然后直接一個傳送,消失不見了蹤影。

    顯然,

    看到有某個失心瘋的女巫似乎打算用那種惡心的魔法毀掉這個紐約這里,毀掉這個有著上千萬人口的城市,乃至于毀掉整個地球上的所有生靈,她就肯定是不會坐視不管的??!

    坐落于紐約市中心的巫師委員會,這個原本關押巫師罪犯的監獄里,這個被偽裝成教堂的地方,早已經被一顆虬結猙獰的瘟疫之樹給侵占,整個教堂的墻壁、地面以及原本某個位置的入口已經統統都被那些漆黑枯黃的樹根給侵占了!

    而當某個小女孩傳送到這里的時候,看到的就只是一片破敗的景象以及那些成群結隊的飛著的蒼蠅而已。

    不過,它們并不敢太過于靠近它,因為,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凡是膽敢靠近她兩米范圍之內的蒼蠅,那種對普通人,乃至于對巫師來說都很可怕的巫術生物瘟疫之蠅,就紛紛自燃起來,然后瞬間爆發出一團團的小火球,并在極短的時間內就徹底焚燒殆盡,且還是連灰灰都不會剩下的那種。

    “……”

    “哇哦!”

    Σ(⊙⊙`)?

    “大光頭,你竟然還沒死???怎么了,這里又是怎么一回事,那個據說很厲害的大女巫在哪?”

    (????????????????

    拎著自家的小熊一直往里邊走,一直都到了一個昏暗的地方,完全就沒有管路上看到的那些被同化在樹干里的巫師們的小安妮,就終于看到了某個失去了永生能力,此時正被釘在一面墻上,垂著大光頭,似乎還被某種利器或者爪子之類的東西破開了胸膛,隱隱能看到胸膛隔膜里跳動著的某顆心臟,腳下的鮮血淌了一地,但是卻離奇地還沒有死成的某個光頭壞蜀黍。

    顯然,對方就是剛剛在酒吧里的克洛伊和米蘭達兩個小姐姐說的,殺了某個黑巫師,但是卻沒有能阻止大女巫復活的巫師獵人卡爾德了。

    “……”

    無力地抬起眼皮看了某個站到自己身前的小女巫一眼,卡爾德重重地喘息著,不過,此時已經失去了永生能力和無限修復身體能力的他卻沒有多少力氣去說話了。

    甚至,

    他的意識也都有些恍恍惚惚的,而要不是小女孩的到來并及時呼喚了他一聲的話,恐怕他都差不多都要漸漸昏死過去了……畢竟他已經失去了太多的血液,且在永生詛咒被剝奪之后,那種失去了力量的不適感讓他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戰無不勝的巫師獵人了,而同時,他還感覺得到,生命正在漸漸離他而去。

    雖然有些遺憾,有些不甘……

    但是,他并不怎么在意自己的死亡,甚至,還隱隱有些渴望?因為,那正是他八百年來所一直可望而不可得的,他以前甚至還曾一度想要自己終結自己的生命,只是無論他怎樣做都不能成功而已。

    “??!”

    !?(??''????)??

    “介個壞蛋竟然真的死了?!”

    (* ̄△ ̄*)

    打量完了某個被掛在墻上且還被開膛破肚,看起來慘兮兮的光頭大叔之后,小安妮這才看到了某個她很不喜歡的,長得很像她討厭的某個家伙的壞蛋!

    只不過,現在對方臉色已經變得慘白慘白的,大睜著眼睛,躺在地上已經一動不動的,肯定是死翹了。

    “他……”

    “他幫助大女巫放出了瘟疫,我今天失敗了……”

    終于,積攢了好一會,才積攢了一部分力氣的最后的巫師獵人卡爾德便有氣無力地說著。

    前天的時候,在那個女巫的酒吧里,他弄清楚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并打跑了那個黑巫師貝利亞,并在昨天殺死了對方!但很可惜的是,大女巫還是復活了!同時,他在八百年前被多蘭背叛了一次之后,在今天又再一次被他的第三十七任‘多蘭’給背叛,并導致了現在的慘烈后果!

    而唯一讓他感到有些欣慰的是,那個背叛他的家伙,那個跟黑巫師們沆瀣一氣,并導致了目前所有一切慘痛后果的家伙,已經倒斃在地上了,就倒在他的跟前,是被那個邪惡的大女巫給活活虐殺的。

    “哈!”

    ??(??`▽????)

    “你看吧,人家早就跟你說過他不是什么好人的,你還偏不信??!”

    ??(????????)??

    如果這個光頭大叔能早兩天聽自己的,恐怕現在就不會這么慘了。

    當然了,早聽可能也沒有什么用,因為這個家伙除了永生不死的能力之外,壓根就是個普通人,只要是稍稍有些腦子的巫師,想要對付他的話就真的不要太容易!

    “??”

    Σ(⊙⊙`)?

    “你想要說些什么?!”

    (灬????灬)

    看到對方似乎在掙扎著想要說話,小安妮好奇之下,便眨巴眨巴著眼睛湊到了對方的跟前,就那么踮著腳尖湊到了對方的那張可憐兮兮的光腦袋旁,想看看對方到底想要說些什么。

    ‘小心……’

    ‘小心……大女巫…….’

    一陣焦急和斷斷續續的話從重傷瀕死的卡爾德的嘴里說出,然而,他好像還是說得慢了一點點?

    唰??!

    一個如同樹藤般的鋒利爪子猛地從小安妮的背后一揮而下,大有將她給一爪子給切成兩半的趨勢?

    “??!”

    !∑(??Д??ノ)ノ

    但是,很可惜,哪怕沒有使用任何的偵測手段,那種攻擊也仍舊被小安妮靈巧地給躲開了。

    “哇??!”

    “你這個臟兮兮的壞家伙,竟然還想偷襲人家?!”

    ヽ(`⌒??メ)ノ

    一轉身,小安妮便終于看到了那個長得巨丑,像是由一團蔓藤組成,像是一具枯槁的巫妖更像是一個活人的‘大女巫’的真身。

    她還一直以為,這個世界傳說了足足八百年的‘大女巫’是個多么厲害的家伙呢,原來,竟然是一種類似于植物和巫妖之間的丑八怪而已?這讓她一開始來到這里的那種期待感一下子就沒有了。

    “小家伙,那柄?!?br />
    “它、它能殺死那個大女巫……”

    發現小女孩成功躲開了大女巫地偷襲,且知道小女孩的一些本事,兩天前還曾看到對方輕易組織貝利亞的卡爾德此時便趕緊用最后的力氣說道。

    而他所的劍,毫無疑問指的就是那柄掉落在地上的鐵劍,他的那柄傳說中的‘??粕炊鰲?,巫師終結者之劍,同時也是八百年前擊殺了大女巫的教會寶劍!

    ‘你是一名女巫?’

    ‘沒錯的……’

    ‘我感覺到了你的身體內的魔力……來吧,小女孩,加入我們吧,毀滅這個世界上的那些愚蠢的人類,我會建立一個只屬于我門巫師的世界……’

    這時,那名剛剛試圖偷襲的大女巫也停了下來,并從那些蔓藤一樣的樹根中走了出來,用她那污穢猙獰如同骷髏一樣的臉對著小女孩誘惑著道。

    “就你這樣的丑八怪還想要人家加入???”

    ??乛??乛??

    “說起來你們也許還不會相信!”

    “人家可能已經是你們這個世界上最最厲害的女巫了哦!對了,光頭蜀黍,還是那邊的那個丑八怪,人家好像還沒有對你們自我介紹過呢!”

    ヾ(=????=)o

    “人家的名字叫做安妮·哈斯塔,是一名來自于巫毒之地的女巫,同時,也是一名奧術大法師,是最最最最最厲害的那種哦!”

    o(*??︶??*)o

    所以,對于眼前的某個丑八怪大女巫,她才不會去用那柄掉在地上都沒有多少人會去撿的被祝福過的破劍呢!

    說完,小安妮便用極度嫌棄的目光,好整以暇地看著前邊的那個人丑多作怪的丑八怪女巫,看著那個像是巫妖一樣的家伙笑了起來。

    顯而易見地,安妮已經在想了,她覺得,她們女巫的名聲就肯定是被像這種家伙整天想著毀滅世界的家伙給敗壞完了的……

    (……)

    (● ̄(??) ̄●)

    ‘噢?大法師?’

    ‘桀桀……’

    ‘難道你也想跟他一樣抵抗嗎?那就盡管來吧,讓我看看你的巫術……不過,我必須提醒你一句,你的巫術在我的面前毫無意義!因為,你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顯然,小安妮的那個自我介紹并不能讓大女巫相信,所以,冷笑著的她已經在想該怎么折磨那個膽敢忤逆她的小女孩了,就像她正在折磨的那個八百年前曾不小心殺死過她一次的巫師獵人一樣?

    “抵抗?”

    ∑(??△`)?!

    “你是不是誤會了?”

    “人家才沒有想過要抵抗你呢,人家只是在玩耍而已!不過……你說的也對,你介個壞家伙放出了辣么多的蒼蠅,時間確實是不多了,所以人家覺得,還是早點燒掉你比較好?”

    ??(ψ??????v????)????

    說完小安妮的手里便從自己的手里抓出了一團碎裂之火。

    ‘??!’

    ‘啊啊啊啊~??!’

    隨后,那個被嚇了一跳的大女巫剛想做出某些抵抗的動作或者反擊的時候,她竟然慘嚎了起來,然后很快,整個人竟在小女孩沒有丟出火球之前,就瞬間被燒成了一團灰燼并摔落到了地面上?

    “……”

    (????????)

    “人家放火球出來只是照明而已,你急什么???燒你這種家伙,那里還需要人家丟火球?”

    (ˉ▽ ̄~)切

    不屑地看著地上的那團灰燼,僅僅是自己的一個念頭就成功燒掉了對方的小安妮,便在自己手心里的火球的照明下,走到了那團灰燼的身邊,并伸出腳去,兩下就踢開了對方燒成了通紅焦炭的身體,發現了其中的那顆仍舊跳動著的通紅心臟,那是她剛剛特意留下來的,因為她早就看穿了某個光頭大叔身上的一切了。(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www.emczdn.com.cn/9_9517/ 移動版閱讀m.www.emczdn.com.c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