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运省快三走势图 > 玄幻小說 > 異種騎士團 > 正文 第624章 種族沖突的困境
    駛向王城的馬車還沒到達城門,坐在車廂內的托德遠遠就能聽到前方傳來的嘈雜聲。

    坎伯蘭獨有的大嗓門第一個傳入他的耳中:“這是一場卑劣的謀殺!圣教軍本應算是陛下的直屬部隊,卻弄出來這么大的一個丑聞!這都是因為你們平日里驕縱慣了!”

    身為圣教軍指揮官的阿克曼據理力爭道:“大團長,今天發生的這件事情誰都不想看到,但這確確實實是一個意外?!?br />
    坎伯蘭提高音量:“狗屁的意外!那我問你,自從上次的襲擊事件之后,杰奎琳已經被勒令不允許私自離開圣教軍營地,她是怎么混進婚禮會???又是怎么假扮侍女的?”

    “我相信這都是一些工作上的疏忽?!?br />
    “疏忽?!你應該比我更清楚,如果不是有人在后面推波助瀾,她哪里可能會有機會混進來?!”

    阿克曼沉默了片刻,緊接著咬牙說道:“這是一個意外?!?br />
    “找面鏡子看看自己的臉!你現在的表情正在告訴我,你連自己的話都不信!”

    王國首相埃摩森的聲音響了起來:“不要再說了,這件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互相責難沒有任何的益處,怎么善后才是關鍵!”

    坎伯蘭惱火的說道:“蘭德爾擁有騎士封號,他參加過孤巖城和圣衛城的戰役,是整個城市都熟知的人類英雄!但他的妻子現在躺在醫院里生死未卜,這個黑皮小子居然對我說這是意外!”

    幾位不同種屬的圣教軍薩滿面面相覷,想張口辯解什么,卻不知道該說些什么是好。

    女武神首領伊薇背靠在城墻上,雙臂抱在胸前,就像看戲一般看著這群人在那里爭吵不休。

    終于,伴隨著侍衛的一聲大喊,這一次爭論畫上了休止符。

    “陛下駕到!”

    在眾人的注視下,托德的馬車慢慢靠近王城的大門。

    然而,伴隨著車輪碾壓石板的噠噠聲,馬車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打算。

    眾人看著國王的馬車從身邊駛過,一直進了內城。

    急性子的坎伯蘭想要走上前去,卻發現一名近侍一路小跑過來,對所有人說道:“陛下有令,所有人到側廳稍等片刻!”

    阿克曼撓了撓頭:“稍等片刻?”

    埃摩森喊住近侍:“陛下還有其它事情亟待處理嗎?”

    后者搖頭說道:“我不清楚,陛下只是下令讓諸位等待?!?br />
    伊薇看著眾人一頭霧水的模樣,嘴角微微上揚,轉身走入了內城。

    走入國王覲見室,托德換上便服,坐在椅子上,開始翻開桌面上的報告和資料。

    沒有敲門聲,守門的侍衛還來不及通報,伊薇就推門直接走了進來。

    托德頭也沒抬:“我之前就提醒過你,進來之前先說一聲?!?br />
    伊薇哼了一聲:“晚上把我叫去臥室的時候,可從來沒聽過你抱怨這些?!?br />
    托德苦笑著搖搖頭,揮手讓侍衛退了出去。

    伊薇向后倒入沙發,右手抓起銀盤中的蛇果,隨意在身上蹭了蹭,直接咬了下去。

    托德一邊批閱著文件,一邊問道:“芭芭拉的傷情?”

    “不算好,也不算壞?!?br />
    “什么意思?”

    “所有圣教軍的士兵都擁有強弱不等的再生異能,精靈也不例外。除非是直接對頭部或者心臟造成致命傷,不然圣教軍士兵不會當場死亡?!幣賃幣槐囈雷趴謚械墓?,一邊說道:“但那柄匕首刺入的部位有點不太好,它傷到了部分心肌?!?br />
    “心???”托德停下手中的筆:“醫生怎么說?”

    “芭芭拉能活下來,但她在后半生中,不能有任何傷及心臟的劇烈活動?!?br />
    “不能有任何傷及心臟的劇烈活動?”

    “嗯?日常行動基本上沒問題,但是有一個麻煩……”

    托德嘆了口氣:“生育?!?br />
    伊薇點頭說道:“沒錯,醫生說生育孩子會給心臟造成巨大的負擔,會讓心臟的傷口嚴重化,有可能會危及生命?!?br />
    托德閉上眼睛:“所以,醫生建議他們放棄那個腹中的孩子?!?br />
    伊薇的神情有些黯淡:“而且,建議以后也不要懷孕?!?br />
    “他們怎么說?”

    “我走的時候,蘭德爾已經得知這個消息了,但芭芭拉還在昏迷。至于他們的決定,我不知道?!?br />
    托德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看向窗外說道:“放棄孩子……”

    伊薇小聲的說道:“如果是我,我絕對不會放棄孩子?!?br />
    托德搖了搖頭,低聲問道:“關于這件事情,外界有什么反應?”

    “爭吵、沖突、混亂?!?br />
    “說詳細些?!?br />
    伊薇放下蛇果,慢慢說道:“杰奎琳在婚禮現場被騎士團抓住,直接被關押在了騎士團軍營的監獄。而薩滿集會對于此事非常不滿,要求將她轉移到圣教軍的監獄中去?!?br />
    “騎士團不僅拒絕了這一要求,還公開申明要徹底調查這件謀殺,他們認為背后一定有人在協助兇手?!?br />
    托德又問道:“民眾的態度呢?”

    “有部分參加了婚禮的人類居民,已經向圣教軍表示抗議了,他們聚集起來,號召所有人類發起游行,抗議這種不公正的待遇?!?br />
    托德微微點頭。

    伊薇奇怪的問道:“你不打算阻止這些人嗎?”

    托德轉過頭來,朝伊薇問道:“如果換做是你,你會怎么做?”

    伊薇挑了挑眉毛:“至高的神祗不需要不安分的信徒,所有作亂者將被就地處死,靈魂永恒墮入極冷的地獄?!?br />
    托德搖頭說道:“這樣做就等于在仇恨的火焰上,倒上了一罐油?!?br />
    “那么應該怎么做?”

    托德沒有回答這個問題,開口向伊薇問道:“我之前讓你找的人,找到了嗎?”

    “他就在走廊上?!?br />
    “讓他進來吧?!?br />
    伊薇看了一眼托德,轉身走了出去。

    片刻之后,一位中年男子跟隨著女武神,踏入了國王覲見室。

    中年男人有著一張標準斯拉夫人的臉孔,長顱、額頭高聳、低顴骨、薄嘴唇、下巴向外微微凸起、雙鬢微微發白、身材高大但又微胖。

    看見此人,托德的臉上,難得一見浮現出和煦的笑容。

    神情激動的中年男人沖到托德的面前,單膝跪地行了一個標準的覲見禮。

    托德微笑著說道:“哈金斯,你變胖了,頭發也比以前更白了些……”( 異種騎士團 //www.emczdn.com.cn/9_9732/ 移動版閱讀m.www.emczdn.com.cn )